文史资料
新政协会议前夕毛泽东与党外人士的交往
[作者:发布时间:2020-01-15 10:21来源:昆明市政协]

文/刘益涛  薛培松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到北平后,他与各民主人士接触的时间更多了,不仅利用公开的集会、宴请、招待等场合与广大民主人士见面,更多的是一一把他们请来,单独会见,促膝谈心。他在西柏坡时就开始这样做了,到北平以后甚至在夜里也有人登门拜访。

和诗柳亚子

▲1949年8月,毛泽东、周恩来与柳亚子合影

1949年3月28日,柳亚子写《感事呈毛主席》。他在这首诗中流露出,虽然全国解放在望,而他个人却有一种“退铗”之意,“夺席谈经非五鹿,无车弹铗怨冯谖”,“安得南征驰捷报,分湖便是子陵滩”,以出门无车而弹铗的冯谖自比,准备步严子陵的后尘回江南故乡隐居了。毛泽东见诗以后,以诤友的态度,婉言劝解他,于4月29日写了脍炙人口的七律诗《和柳亚子先生》。诗曰:“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劝柳亚子不要回乡隐居,还是跟胜利的人民在一起为好。5月1日,毛泽东又去颐和园访柳亚子,并联步过长廊,乘画舫同游昆明湖。5月5日,柳亚子回访毛泽东,毛泽东手抄一首唐诗赠他。这些不仅说明了毛泽东和柳亚子的深厚友谊,同时表现了毛泽东帮助民主人士、与人为善的真诚态度。

“如和平解放北平,傅作义将功折罪,可以免除战犯罪名”

▲1949年,毛泽东《致傅作义、薄一波公函封》

对和平解放北平有大功的傅作义,毛泽东关怀殊多。

1月28日,在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征求民主人士对战犯名单的意见致东北局的电中,特别指出:如和平解放北平,傅作义将功折罪,可以免除战犯罪名。北平解放后,毛泽东得知傅作义想见他,立即安排会见,于2月22日在西柏坡会见了傅作义。毛泽东迁居北平后,在香山又一次会见了他。傅作义在毛泽东的关怀帮助下,消除了因绥远等问题产生的顾虑,于4月1日发表了早已拟妥、但近两月始终没有定稿的通电声明。第二天,毛泽东及时复电给予鼓励和肯定。8月,傅作义受毛泽东重托,亲赴绥远,实现了“绥远九·一九起义”。9月,毛泽东代薄一波、聂荣臻起草致电,邀请傅作义、邓宝珊以及绥远起义将领董其武、孙兰峰参加政协。

▲1949年3月25日,毛泽东、朱德在北平西苑机场阅兵。图为阅兵前毛泽东与邓宝珊亲切交谈

毛泽东对傅作义今后的工作也十分关心。毛泽东在香山双清别墅会见傅作义和邓宝珊时曾问他们开国后打算干点什么。傅作义说:搞水利可以直接为人民办事。毛泽东便说:那你的意思想到水利部啦!就这样,傅作义当上了新中国第一任水利部长。

使南京和谈代表“各得其所,各尽其能”

▲1949年,毛泽东、周恩来与张治中在北平火车站月台交谈

1949年4月来北平进行和平谈判的南京政府代表团,因签定的协定为南京政府拒绝,归路渺茫。毛泽东对他们的去向十分关心,曾指示周恩来争取代表团成员全部留下,但须尊重他们本人的意见。如对张治中,他何时愿意回去,我们即可送他去香港或兰州。这些代表最后全部留下并全部出席了新政协会议。张治中还为和平解放新疆出了力。9月27日,毛泽东告诉张治中,准备请他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任兼新疆军政委员会副主任,并询问是否愿意,张治中当即表示愿意做彭德怀的副手,为国家效力。

早在谈判期间,毛泽东就开始分别与南京政府和谈代表晤谈。4月11日,毛泽东约见代表团成员李蒸,秘书长卢郁文,毫无拘束的谈话足足进行了三小时之久。毛泽东在谈话中指出:和平实现后,国民党军队要改编,解放军也要改编,都要成为国家的军队。所有国民党军队原来的官兵,国民党政府的工作人员,都给予适当安排,使之“各得其所,各尽其能”。毛泽东还一再问他们,国民党在经济建设方面有哪些人才。卢郁文后来回忆说:毛主席说的“各得其所,各尽其能”这八个字,给我印象甚深;毛主席这种为国求才,求才如渴的精神,是十分感人的。

对程潜礼遇有加

▲1952年秋天,毛泽东亲自划船与程潜同游中南海

对国民党老前辈程潜,毛泽东是很敬重的,他争取和帮助了程潜,使长沙得以和平解放。长沙和平解放对解放大军顺利南下,解放全中国有一定的影响。当时有些同志说,要是程潜在渡江战役前就起义,与解放军南北配合夹攻长江,南京政府就更吃不消了。毛泽东听到后说:不能啊,那时白崇禧的力量还很强,控制着江南,程潜要这样做是很为难的!这说明毛泽东是很体谅像程潜这些人的处境的。

程潜被邀请参加新政协,于9月9日抵达北平。9月4日,毛泽东指示周恩来、聂荣臻:程潜9月2日抵汉,4日由汉动身来平,请即令铁道部注意沿途保护照料,不可疏忽。问准火车时刻,请周恩来组织一批人去欢迎,并先看好住处。毛泽东在北平亲自到车站去迎接被邀前来参加新政协的民主人士一共有两次,其中一次就是去迎接程潜。毛泽东还亲自设晚宴招待,登门拜访,并在百忙中邀请程潜同游天坛。

一次,毛泽东单独约见了在程潜身边工作的程星龄,谈起了建国后程潜的工作问题,毛泽东说,颂云(程潜号颂云)是老前辈,他从事革命时,我们还是学生。我想颂云屈就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之职,论班辈就感到有些为难。请你考虑同颂云婉商一下如何?程星龄回答:他一定会欣然从命的。毛泽东坚持要程星龄回去同程潜商量一下,明日给回信。此后,毛泽东还考虑到程潜旧部多,其中可以安排工作的要尽量安排,有的还向他要点钱,他本人也可能想给旧部一点钱,所以决定由政府按月送程潜5万斤大米(折合人民币5千元)作为他的特别费。还为程潜在北京准备了房子,让他可以随意在北京、长沙两地居住,安度晚年。

两邀宋庆龄

▲1949年6月19日,毛泽东致宋庆龄的亲笔信

毛泽东另一次亲自到车站迎接的是孙夫人宋庆龄。毛泽东曾两次邀请孙夫人北上参加新政协。一次是1月19日,毛泽东与周恩来联名致电宋庆龄,告诉她新政协即将召开,希望她能参加筹建新中国的伟大事业。当时宋庆龄在上海受到国民党反动派的严密监视。行动不得自由,这封信几经周折才转到她手里。中共中央特别指示,孙夫人由沪北上,以安全为第一,如有危险,宁可不动。5月,上海解放了。毛泽东特派邓颖超亲赴上海迎接,并带去毛泽东6月19日致宋庆龄的亲笔信。信中说:“重庆违教,忽近四年。仰望之诚,与日俱增。兹者全国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同志趋前致候,专诚欢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请教,至祈勿却为盼!”信中所表现出的尊敬与诚挚,在今天读来仍旧非常感人。因为北平是孙中山逝世的地方,宋庆龄一想起心里就难过,所以从不想到北平来。但在毛泽东的邀请下,为商讨建国大事,宋庆龄果断地同意到北平来。在邓颖超等陪同下,宋庆龄于8月29日从上海抵达北平,毛泽东亲自到车站欢迎。

见证李达重新入党

▲1958年4月,毛泽东在武汉会见李达(前排中间),时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右一)

李达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是毛泽东的老朋友。李达虽然在1923年脱党,但还是继续为党做了一些事,对宣传马列主义是有功的。当年,负责湖南党组织的毛泽东并没有因为李达脱党而嫌弃他,有什么工作仍叫他做,他也经常向湖南党组织推荐进步学生入党。1927年,李达还曾在武昌毛泽东举办的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讲授马列主义理论,还受毛泽东之托,做过唐生智的工作。自1927年和毛泽东在武昌分手后,整整二十多年未见面。

新政协召开前,毛泽东曾三次电示华南局,催促他们迅速找到并护送李达来解放区。李达到北平后,毛泽东派人驱车到车站迎接。5月18日,毛泽东特邀李达到自己的家里叙谈。这天夜里,因毛泽东习惯在夜里工作,李达便在毛泽东的床上睡下了,一觉醒来,毛泽东还在批阅文件。几天后毛泽东致李达信,因考虑到李达健康欠佳,要他先安下心来休养一些日子,工作问题待体质增强一些再说。毛泽东于7月21日、26日两次致信周恩来,说已和李达谈过,他愿任湖南教育厅长,请周考虑即决定李达任此职,并说已嘱和叶剑英一道去汉口,转长沙,参加接收工作。以后李达出席了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并当选为委员。

1949年12月,由刘少奇介绍,毛泽东和李维汉等人作证,党中央批准李达重新入党。毛泽东恳切地对李达说:早年离开了党,在政治上摔了一跤,是个很大的损失。往者不可谏,来者尤可追。又鼓励他说:你在早期传播马列主义还是起了积极作用的。大革命失败后到今年的二十多年里,你在国民党统治区教书,还是一直坚持了马列主义的理论阵地,写过些书,这是有益的事。只要做了些好事,人民是不会轻易忘记的。

(本文选编自《迎来曙光的盛会——新政治协商会议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文章标题和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作者刘益涛,曾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研究组生平小组组长,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