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风采
余雷:和孩子们一起幸福的阅读
[作者:发布时间:2020-07-24 10:04来源:昆明市政协阅读次数:0]

给孩子们送书、陪着孩子们一起阅读,希望通过阅读让孩子们快乐成长,她们就是昆明市妇联亲子阅读推广的志愿者、民进会员,昆明著名的儿童文学作家,儿童阅读推广人,昆明学院教授余雷是她们中的一员。今天,让我们走近她,一起听听她和孩子们一起阅读的故事。

图片1

余雷:民进会员、云南省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中国作协会员,昆明学院教授,安徽大学兼职教授,新阅读研究所副所长,昆明学院民族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乡村之声“小小读书郎”导师,《儿童文学》十大金作家之一。作品曾获冰心散文奖,冰心儿童图书奖,冰心新作奖,台湾九歌第二十届现代少儿文学奖,“周庄杯”短篇小说奖等奖项。已出版儿童文学理论专著和作品数十部

“孩子的童年是短暂的,如果他们花费大量的时间却没有读到好书,那就是成年人的失职。”说起做阅读推广的初衷,余雷直言不讳,她期望自己能尽可能多地把适合孩子们的好书介绍给他们,让他们从阅读中获取更多的智慧、温暖和勇气,让书籍陪伴他们成长。


和孩子一起阅读,共同成长

与阅读推广结缘是在2009年,那一次是帮朋友的忙,走进校园,给孩子们讲故事,发现很多好书孩子们都不知道,跟老师交流的时候,老师对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也知之甚少。作为儿童文学作家,她深感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似乎是一种责任心的驱使,在阅读推广这条路上,她从没有停下来过。

做儿童阅读推广近10年来,余雷走进很多学校给孩子们讲故事,同时也有很多故事在自己身边上演,“很多故事都是遗憾的。无论乡村小学或是城市小学,孩子们遇到的成长困惑大多是一样的。他们期望作家能为他们解答一些成长的疑问,能让他们更快乐地学习和生活。但我能做的很有限,并不能让每个孩子都满意。”余雷话语间,显露出的是对自己以及阅读推广人深深的期望。

在与孩子的相处中,令她印象深刻的是,在书店和图书馆给孩子们讲故事。起初孩子们都是坐在椅子上,彼此之间有一定的距离。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很多孩子会慢慢靠过来,甚至爬过来。“这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故事讲得不错,让他们喜欢了。”至今孩子们慢慢靠近她的美好画面,始终一遍一遍在她脑海中放映着。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会带给孩子什么,其实更多时候,孩子在启发我们。在和孩子们一起阅读的时候,常常会被他们的善良和天真感动。成年人看待世界的眼光没有他们纯净和无邪,我们有更多的功利和世俗。孩子也可以成为我们的老师,让我们反省自己的想法和作为。“因此,做阅读推广近10年来,也是我和孩子们一起成长的过程。能为孩子们写作是幸福的,能和他们一起阅读是快乐的。”

余雷教授认为:“一部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应该是以能够为孩子提供,能让他们理解的故事和人物为基础,在阅读的过程中,让孩子建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并且,能够通过作品中的故事,让孩子学会思考。” 从2000年起,余雷教授就开始了儿童文学的研究与创作,被问及初衷时,余雷教授表示,大学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一所技工学校工作,后来又调动到一所师范学校工作。 因为一直生活在校园里,有很多和学生一起生活和工作的故事,慢慢就有了写下来的想法。而她发表在《儿童文学》杂志的处女作《永远的逗号》就是一个校园故事。 2001年,余雷教授到北京师范大学高校教师学位班学习,师从王泉根教授,正式开始了儿童理论研究。文学创作并不像我们平时写几篇文章,打几个字那么简单,这既要求作家具备敏感、记忆力等一些必须的心理素质,更要求作家对现实生活充满热爱和激情,让自己在现实生活发现,并接受更多新鲜的素材,使自己的灵感保持着不断喷涌的状态。面对大孩子社区的编辑,提出关于创作中遇到的灵感问题时,余雷教授称:“灵感并不能成为妨碍写作的问题。写作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就算有压力,也是我自己选择的。在平日的创作中,如果实在写不出来了,我就不写了。等什么时候有了灵感,再写就是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博士李学斌,曾对余雷教授作出了高度评价:余雷是个儿童文学的多面手,她甚至能一手写少年武侠,一手写文学评论。理论、儿童小说、散文、童话都能来一笔的人,在儿童文学界实在不多。

余雷教授表示:阅读并不仅仅是知识的积累,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我们的交流与思考。激发阅读兴趣,培养阅读习惯对小学阶段孩子很重要。在孩子还无法行万里路的时候,通过读万卷书认识世界,对于孩子来说就显得极其重要。 想让孩子爱上阅读,家长必须以身作则。陪着孩子一起读书、交流、思考,这才是真正有效的亲子阅读。


阅读开阔视野和心胸

回过头来,余雷谈起了自己阅读路上的向导,“那是一本叫《民间文学》的书,里面有很多短小的民间故事,虽然很多字不认识,但还是连猜带蒙地读懂了一个,很有成就感。”那个时候的她刚上小学一年级,无意中走进了昆明市市民阅览室。第一次看到很多人聚在一起安静地看书。捧起书架上的《民间文学》看故事,她被深深吸引了,那以后每天中午都去,阅读的书越来越多,进入到一个神奇世界的感觉,让她爱上了阅读,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从一个爱阅读的人,到现在的大学教授、儿童文学作家,再到阅读推广者,这是一个快乐幸福的过程。她认为,出版物实在太多,很多时候,“开卷未必有益”,好的阅读往往能为孩子们洞开一扇窗,让孩子们视野开阔,体验别样生活,在这个过程中,锤炼了心性,让阅读者心胸开阔,看得清,拎得清。因此,阅读推广人肩负着为儿童阅读扫除障碍,为儿童读者挑选适合他们的书的责任。在余雷的一众作品中,她为儿童读者推荐的是《小小赶马人》系列。“这是一部探险作品,现在的孩子可能更适合体验和经历更多不一样的生活,让孩子们知道生活中遭遇困难的时候如何克服和解决,恰好这部作品里面就囊括了这些。”在余雷看来,做一个阅读推广者,最重要的是愿意陪伴孩子的精神成长,同时正确的世界观、足够多的阅读量、科学的阅读方法、对儿童图书有独特的理解、了解不同年龄段孩子的不同需求等也必不可少。


尊重孩子的兴趣点和关注点

讲一个故事,讲一本书,或是做一个和阅读相关的讲座;陪伴一个孩子,或是引领一群孩子;可以在教室里,在图书馆,在公园里,也可以通过网络在线上分享。“推广的方式有很多种,这没有一定之规。”余雷认为,阅读的方式不尽相同,但殊途同归,所有的努力,所有方式的呈现都只为激发孩子们的阅读兴趣,培养阅读习惯,让孩子们享受到阅读的兴趣,引导他们爱阅读,读好书。

关心快速取得阅读力“法宝”的人不在少数,但在余雷看来,儿童阅读推广不能急功近利,仅只是激发孩子阅读兴趣就并非易事,更多时候,这实际上是一个潜移默化、春风化雨的过程。

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并不是每个孩子对阅读都会产生兴趣,而且每个孩子的兴趣点和关注点不一样。“让孩子对阅读产生兴趣,首先要尊重孩子的选择,让他挑选图书,而不是要他一定要读成人觉得好的图书。”孩子的阅读习惯并不是坚持21天就能养成的。每个孩子阅读的动机和需要不一样,这个时间有长有短,没有捷径可走。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阅读的书目和方式有所不同,阅读习惯的培养也不一样。但我们还是可以用设定目标,制定计划,及时总结等方式让孩子养成一定的阅读习惯。

营造好的阅读氛围和阅读环境同样也很重要。“在阅读过程中成人要有阅读示范性,不能只是要求孩子阅读,而自己从不看书。只有在陪伴阅读,多互动,多游戏,多讨论的过程中,让孩子获得了阅读的乐趣,他才会产生阅读的兴趣。这种兴趣最初的时候也并不稳定,需要一段时间强化。”

木兰、娉婷 / 文